01-26-3,文行

那是妳那一格的號碼 (如果沒記錯的話..)
但那不過是在那堆牌子中找到妳的一種方式,沒有太多的意義
看到妳的名字我有一種終於鬆馳的感覺
好像某種長久來的空洞感得到填補
我知道這就是我非要在出國前做的事
這次出國有許多的第一次
包括第一次來看妳
我終於來看到妳,終於可以面對自己的慚愧
終於可以封存那些關於不聞不問的過往
那些以為假借與同學失去聯絡就能輕易地忘記的畫面...
幸好我還是去看了妳
雖然準備行李的大小事已經讓我忙翻了
但從得知今年手藝要召集同學會開始
這事就像耿在喉嚨裡的嗝,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
幸好看到妳了,那是很重要的事
在出國前去向老朋友打個招呼,"好久不見了~"
這讓我很安心
感謝鴨子為我改變了行程
我能做的只是期望而已
總是需要一些更有心的人來推著這些事情發生

好久不見了,文行
妳那邊還好吧,妳應該到哪都是最聰明的那幾個吧...
前幾天還跟唯寧聊到妳
我們是怎麼說的?

***
time to self... 妳覺得
time to self... 她是怎樣的人
Weini Frances, you owe me two 聰明又漂亮而且很成熟
time to self... 嗯
time to self... 很聰明......太聰明了
Weini Frances, you owe me two 在她面前真的覺得自已很幼稚
time to self... ...這麼強烈嗎
Weini Frances, you owe me two 有喔
Weini Frances, you owe me two 而且班上就我們兩ab型的
Weini Frances, you owe me two 我自已私人的畢冊還在,她有說到這點,哈哈
Weini Frances, you owe me two 你呢? 你跟她還比較熟吧?有嗎?
time to self... 妳是說?
time to self... 嗯 很複雜...
Weini Frances, you owe me two 這麼多年了不能簡化嗎
time to self... 我是不會覺得我幼稚...有時候還覺得她很任性
time to self... 但是她有一種被能力包裏的感覺
time to self... 跟她面對面...常常很吃力
Weini Frances, you owe me two 哈哈,很妙的比喻
time to self... 她是完全釋放自己能力的人
Weini Frances, you owe me two 真的比較早熟
time to self... 一點都不加掩飾
time to self... 而且好勝
Weini Frances, you owe me two 嗯
time to self... 也許能力好的人多半都好勝
Weini Frances, you owe me two 可能我自已太幼稚,總是覺得她像大姊姊
Weini Frances, you owe me two 但跟如如的那種感覺又是不一樣的
time to self... 嗯...是不一樣
time to self... 阿行是......就是在上頭的那種
time to self... 有一段距離
Weini Frances, you owe me two 哈哈,因為你們那時都是小毛頭
time to self... ........呃........不是說身高...
Weini Frances, you owe me two 我是指心智
time to self... 我覺得一個人聰明到一個程度....就可以製造出某種表象的跨越
time to self... 能力透過一種方式會取代經驗
time to self... 不需要經驗也能擁有與經驗等同的思考
time to self... 那是一種聰明的副作用
Weini Frances, you owe me two 你真的很崇拜她
time to self... 我沒有
time to self... 我必須說....但是那只是一種表象
Weini Frances, you owe me two 孝詮也很聰明,但總是沒那麼有魅力
time to self... 所以我才說副作用
time to self... 實事上她還是小孩子...
time to self... 但是她聰明的可以不像
time to self... 可以一直凌駕我們
time to self... 而我們總是沒有更好的能力去反駁它
time to self... 包括我們的好勝心
time to self... 也遠遠不及
Weini Frances, you owe me two 你的體會還真深
time to self... 所以我覺得她很正
time to self... 到現在為止...我認識的女生...沒有幾個像她這樣的
time to self... 很難追趕的上
time to self... 不過我那時也很小
time to self... 不懂的太多
time to self... 也不懂自己的問題
Weini Frances, you owe me two 看來你還懂的比我多
Weini Frances, you owe me two 我那時完全是小學生心態
Weini Frances, you owe me two 我不是嚴肅,反而覺得我跟不上大家
time to self... 我總是想爭鸁她

***


匆匆忙忙打了這些
覺得頗不用心...不過也只好回來再寫更多點了
北海是個很平和的地方,令人心安
那邊也充斥著安詳的誦經音樂
但我猜妳大概不怎麼喜歡
有機會妳該聽聽我彈的

3 comment:

weini 提到...

我回來也寫了一篇「阿行」
但不敢放出來,老實說我很迷惘
在去的前幾天我跟守懿聊
她跟我說:如果一直沒去,就好像我們只是一直沒見到阿行而以,如果去了就得面對事實。
我叫她不要想太多,當天我腦中卻是一片可怕的空白...迷失在並不想正視的現實裡。

十一木 提到...

放吧
我們都無言的太久了
不會有更好的時機的
再過一個十三年也一樣...
就放吧

weini 提到...

您說的對
但可不可以先不要放出來
等我放下以後...

忽然覺得自已很囉嗦,留言留個落落長...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