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表精神不插電座談 個人整理

















“地表精神不插電座談會:地表說啥小,下來地獄聊“
這是<地表精神>座談的官方宣傳簡訊
由兩個無聊的笨蛋在布朗琪*浪費一頓美好的早餐時光想出來的


可能算是近來參加過對話率較高的座談了(雖然幾乎都是邱,千瑋跟我在講而己),由於我們厚著臉皮努力的講話,似乎也開挖了一些在這個看來嚴肅的主題下可能的話題
"地表精神其實不算是一個策展",邱跟千偉如此強調,這個說法有點多餘但也帶著一些特別的含義,地表精神並沒有官方的主要論述,整個關於"地表精神"來自什麼?的討論是從阿嶔問了那個很直接的問題開始的,"地表精神是什麼?"(其實他不是這麼說的,但我想不起來正確的句子,只好故意解釋成這樣)

地表精神的主要成員是造形所雕塑組及大學部的雕塑系,這當然可以說如果以圍繞著"雕塑"的話題來定調這個展覽是一個再實在不過的舉動,而地表精神的命名也幾乎肯定了這樣的路線,也許我們可以由此問出兩個不同層次的展覽組織的問題,一是有任何關於"雕塑的"題目浮現在展覽中嗎?二是透過將"雕塑的"任何問題視為一種對象的姿態在今天(新生代藝術創作)的展覽中意味了什麼?
總地說來,我認為在整個地表精神的展覽中,第二個問題的重要性可能高過第一個許多,一方面,第一個問題的難度在於它似乎追問了一種田調的結論,而這一點在地表精神的能見度並不高,回應這個問題會使得大家很吃力;另一方面,第二個問題很直接的提出了對"組織意圖"的重視,"這是一個什麼舉動?"它如此問,換句話說,追問組織的意圖被提高到與追問展覽內容等高的位置,它成為了一個政治事件,在今日太多以新生代之名而標榜的展覽裡,還有沒有一種有別於純然對"抗拒上世代詮釋"高調唱和的姿態?並藉由不同的途徑取得發言權?


這種說法的危險是使我自己也背負某種立場去解釋了其他標榜新生代的展覽....

還是寫不完,還是想睡覺...

2 comment:

lionel 提到...

這是你們的展覽嗎?

在哪?

十一木 提到...

朋友的展覽
在信義公民會館
不過己經結束了
我只是整理整理那天大家聊的東西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