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運極短

翻出月前搭捷運時,記在筆記上的雜字

******************************
容易分心是一件很要命的毛病,
儘管一直提醒自己西門站到了就要下車換線
也不知道哪來的妹突然想起了什麼事
就那麼一個岔神,眼睜睜看著門隨著該死的畢畢畢緩緩地閤上
喔不,待會要在台北車站跟大傢你儂我儂的逛大街了
現在正好下班時間,今天是我的幸運日嗎
然而我來不及感謝完老天,台北車站已經到了
眼前有一個拔山倒樹而來的怪物佔據了電閘門的入口
黑壓壓一片,長著好多好多眼睛,不安的蠕動著
聽說捷運的規矩是要讓車內的人先出去,
但有那麼一瞬間我不認為外面那個怪物打算放我們出去...
現在我還可以做一個很有志氣的決定,走去對面搭回西門再重新換車
經過千分之一秒的考慮,我放棄了這個俗仔計劃
我看著那頭怪物,一咬牙,馬的跟你拼了
誰怕誰,你們很忙是吧,我有的是時間!!!
門開了...

***********************************
活著來到了藍線,帶著一絲刧後餘生的快感
我突然覺得,這樣其實也不錯
平常你哪去找來數以千計表情帶塞的演員跟你擠來擠去,走小碎步?
陌生的人們摩肩擦踵,緩慢的流向相同的方向
你什麼事也不能做,但你也不能停止不動,你是整體的一部份
你不知道圍在你身旁的人誰
但你知道你們目的一致:今天告一個段落了,該回家了
所以我們共處一種無聊的開放空間
沈悶,但有秩序
誰也不能打亂它,不能破壞這種無聊
這種無聊想必是現代性的某種內在需求
巨大的有效的無聊的現代倫理

**************************
車來了,往南勢角的方向
不是我的車,我想站著不動,但還是不可抗拒的被擠向前,
四面八方湧上車的人(不是有排隊嗎...),與想從車上突圍出來的人
我想意志堅定地宣告我與他們都不同,不想被歸類!
但最終我仍被推擠到一個新個社群中,死不上車的那一類
我猜他們多少跟我一樣,不是出自於完全的自願的組合
有點無奈,又似乎有點不隨波逐流的驕傲
我們越縮越小,撐到最後一刻,門關上,車開走,鬆了一口氣
然後我們又變成沒有聯繫的陌生人,安靜地排隊
我在筆記上寫下最後兩句話
看著液晶螢幕上,台北雙年展的作品
突然覺得,崔廣宇的作品名稱好囉嗦![註]






註:<系統生活捷徑:表皮生活圈>

1 comment:

kiwi 提到...

那些在捷運車站要跟你一起擠上車的人們...

像想塞進抽屜塞不完的紙張
努力的塞卻還有一堆被拋棄在外
進不到抽屜裡頭

那些在台北市河堤盡頭往華江橋機車引道的一個轉角
也有相同的畫面。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