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概論救命文

註:這篇短文乃受朋友之託,要在他的通識課期末報告繳交期限前60分鐘硬生出來的其中一個部份,那堂課叫做<哲學概論>...(他馬的沒有本事還跟人家上什麼哲學概論啊)...,儘管這個要求非常的機車,但我想他會來找我顯然是出自於我們共同的一個認識:人稱放屁不脫褲子,瞎掰不會害羞的瞎掰王(就是我),不要誤會我懂個屁哲學,我最驕傲的就是我從未讀完任何一本哲學書,接這種case純綷是為了樂趣,想想看,有什麼報告隨便你亂寫又不用負責任的?對一個求新求快的瞎掰手來說也算是可遇不可求了,話說回來,期限一個鐘頭前才接到任務也是他媽的寫的上氣不接下氣了,為了紀念那些無辜犧牲的腦細胞們,我決定無視於本站的崇高標準一般寫作要求放上來見笑.
--------------------------------------------

Re: 已回覆

如果可以的話,我甚至願意這麼想,所有對於"外星人"的想像,似乎只是顯示了人們的對生命認識上的侷限,對於"理所當然"的想法無法再更進一步的去檢驗,我們了解自己的無知,但不願意承認我們無法對此多做什麼,因為我們"或許"還算是個"有水平"的文明,因此,我們想像著在遙遠的外太空中,長的與地球相似那些星球上,也許如同我們一樣孕育了某種文明,而它的最小單位也許也像我們一樣是種會思考會傳衍的生物,說不定還像我們一樣期待著了解別的星球是不是也會有文明。通常我們使用"同理心"來替我們的想像背書,同理心是我們推論的基礎,同時也是我們的依賴,除了透過同理心,我們無法對於"未知"有更多的推理。

想想看我們是如何開始想像外星生物的?因為我們是這個星球上唯一能對"生物"這個字眼做思考的物種,我們知道這個字眼代表了什麼涵義,也建立了關於它的許多知識,我們透過了解這個字眼理解到人類與其他物種的關係,進而思考一個文明是如何形成。因此當我們的眼光離開了地球在宇宙中穿梭之際,我們所能想見的也是"是否有一個(如同我們一樣的)文明存在其他未知的空間,他們比我們高尚嗎?或是比我們低劣?他們願意與我們溝通嗎?還是想要侵犯我們?看看百年來所有對宇宙的幻想的電影與小說,我們不是艱難的面對某些有可能完全在我們知識範圍之外的事物,而是用我們對人類的理解去幻想他者的模樣,進而假設我們與他們的關係,就像這篇小說的材料,如果我們不是對"通訊"有所需求,我們為何想像外星人也有"通訊"的概念?如果我們不是對"存在","滅亡"有深刻的感受,我們為何替他們假設某種生與死的境遇?


再現的虛構

不是很仔細的定義的話,虛構通常相對於真實,虛構就是不存在的的事物,可是我們有任何可以定義真實的方法嗎?最笨的方式也許是以感官做作為驗証真實的基礎,可是我們知道許多事實上”存在”的事物是不可能通過感官去了解,比如精神就是。倘使我們對於”精神”一類的抽象概念予以肯定,確認它們也是真實,那麼我們還會碰到另一個問題像是,某些人感受到的真實與另一些人並不相同,那麼如何解決哪一個比較真實的問題?或是該問真實有幾個?以馬格利特的”這不是一支煙斗”的作品來說,真實成為一個多面向的問題,整個西方藝術史幾百年來始終在意的其中一個問題是”再現”或”何謂再現?”而文藝復興所殿定下的一個難以動搖的基礎--透視法--幾乎是每一個藝術家所必須決定同意或反對的命題之一,透視法使得平面上事物的可以模擬現實場景中在肉眼中的樣貌,事實上對透視的感受只是一種人生理上對距離的判斷機制,並不直接等於真正的距離,而透視法更只是一種將這個生理機制具現化的科學實驗,它同樣不等於真實,充其量只是真實的藍圖,也就是這個藍圖的機制提供了百年來藝術對”再現”的理解,再現什麼?如何再現?如何超越再現?如何更加接近真實?而馬格利特則提供了另一個辯證,是關於概念上的真實,一個畫出來的煙斗(無論是否寫實),它是一個煙斗嗎?也許不是,它並不能拿起來讓你抽煙,它不過是個圖案罷了,但你不是已經看到煙斗了嗎?你也想起了”煙斗”這個字眼,那麼它也許真的是一個關於煙斗的事實。於是我們對於真實談論的層次整個都撐開了,如果真實尚未談論完成,那要如何談論虛構?



『存在的目的?』?

一個看來比較激烈的問法是,為什麼存在需要目的?或是說,當我們會問到“存在的目的為何”的時候,我們的預設是什麼?是因為存在本身沒有“特別地”意義?是因為我們認為存在一開始就是一個仰賴其他手段來供給它養份的概念?是因為存在其實必須是透過別的方式被察覺到的?這麼問也許會碰到一種問題,如果存在“失去”了目的,那存在會變成什麼樣子?反過來問也行,如果存在“擁有”了目的,那存在又會變成什麼樣子?如果這問題把我們難倒了,是不是表示我們其實對存在有某種偏見,或是其實我們看不太清楚存在的樣子,但卻老早就給了它某些框架?如同諾齊克在序裡所問「存在為何是有而不是無的問題?」,也許我們也可以去問“存在的目的為何?”為什麼不是反過來問存在的“無目的”為何?

存在為何不能只是存在?因為存在找不到原因?我們總是汲及營營為所有的存在找到原因(也許去問目的是一種對這種行為積極的否定?)諾齊克文章最大的諷刺之一在於我們到底有多認同神學式的第一因?如果第一因不值得(不需要)質疑,那為什麼整個世界的事物就需要值疑?當所有關係著存在的問題全都上推到了第一因(神),宇宙的問題乃因此獲解答了嗎?「神說要有宇宙,所以有了宇宙」?,除此之外我們還能多說什麼?如果憑良心說我們並不因此滿意這種結論,那麼有一天當神問自己問說我存在的目的是什麼,也就不值得驚訝了?畢竟我們這些活在第一因世界裡的人們是無力去觸及真正“不需要懷疑的存在”是為何存在的吧。
---------------------------------

尾註1: 三個主題之間完全沒有關係,不用想以此攻擊我
尾註2: 笑吧,我知道很鳥,反正正式發表人不是我...

5 comment:

patricia 提到...

:D
我禮拜五有一篇報告
還有兩天的時間
可以求救嗎

le jmd 提到...

那我們來交換...
我寫你一學期報告, 你寫一篇論文就好了...

patricia 提到...

才不要~~~

不會"瞎掰"真是很痛苦
看著別人一篇篇瞎掰的報告
我卻掰不出來

amaan 提到...

有種神叫孤狗大神
不論早晚三注或臨時抱大腿
祂都保佑我的報告成績甜蜜蜜

好巧,我也有繳這篇:D
不會瞎掰但拼貼還ok拉

le jmd 提到...

P
那有什麼不會, 臉皮不夠厚而已

amaam
唉呀,真的很巧,你要保密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