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1106靜坐行動


圖片來源: 中央日報網路報


由於忙著個展計劃的另一個,這裡已經很久沒有動靜了,再次發文不是因為良心不安或手癢難熬,是因為我們剛從自由廣場離開搭末班捷運回來。


有一些事持續地在發生,有一些人完全沒有放棄說話(即使是違法...該死的媒體老是他馬的在強調違法),無論為了什麼理由,我覺得都值得重視,重視不是因為我們彷彿又有了一次象徵民主的街頭運動,正好相反,他們是在一個質疑民主的理由下行動,而這些行動卻得到了兩種荒謬的回應:一個是當局的置之不理,一個是媒體的淡化跟負面評價。
##CONTINUE##

警察強力地請走了第一波請願學生,然後對第二波的靜坐裝傻,我們當然不會天真的認為這是一種寬容或默許。不出面,不驅離,甚至說風涼話。這表示什麼?我們親愛的馬政府根本完全不把學生放在眼裡:你們只要別在行政院前擋交通就好了,在自由廣場你愛怎麼坐就怎麼坐吧,我才不甩你們!這就是我們政府回應我們國家所培養出來高等教育人才的方式,我們教育了人民知識,然後把他們當作空氣,視而不見,實在可笑.動不動就把"仍屬違法"掛在嘴巴上,卻不去談等到過了七天的申請期限,這件事還有誰要看??最諷刺的是這剛好是最重要的訴求之一!

而媒體的淡化與負面報導則是另一種不可見的傷害,不停地將事件泛綠化,或與圍城的暴民事件糾扯不清,不然就是把焦點鎖在某些教授的學運背景,暗示著一種背後的操盤論,最不可原諒的是媒體其實是一直在現場的,卻無視於他們拼命在強調的超黨派共識,只是無情的詮釋,然後與政府一同繼續把"仍屬違法"當作免死金牌

這不代表我認為整個活動的方式很良善,或是訴求的過程很有效,事實上眼前所見的狀況還是存在蠻多的問題,肯定集會的驅力,不見得肯定集會的某些手段。

我們走出集會,一面在7-11吃泡面一面與建宏師推敲出一個關於土撥鼠的行動(我得承認這個"行動代號"讓我有點遲疑...)行動的內容與綱要並不是太完整,它的基礎是以如同我這一篇短文,與你將會寫下的一篇短文,以及其他人可能也都會寫的短文作為一個串連的起點,而後我們將會有更具體的號召。重點是,有沒有可能讓某些現象問題化?或是如何將某些現象成為一個公開討論的問題?然後我們怎麼有意義地行動,並且回應問題。

另一個重要的要求是我們希望大家都能到現場去,在種某種事實裡,而不是處在媒體情境裡,沒有比"在場"能更強烈的知道些什麼事了。

你可以強調你的客觀主義,藍綠不沾,是非分明,你可以質疑維安過當的證據,也可以辯證戒嚴的說法,關於真相,在今天對任何人來說都是一種奢侈。而關於這一群學生的可能事實是: 他們仍然執意要說出集會遊行法的缺失,以及要求政府正面的回應。他們正在摸索一種很草根的運動本質,也許你看到"要求馬英九道歉,或王卓均下台"的不可能性而嘲笑他們,但可能忘記今天我們的言論自由(中國人民最無能的權力)正是在這種太多地"無知"的歷史的中爭取來的,今天我們當然是應該有更好的方式來爭取發言權,但我們期望地不是庸俗地讓更多事件的判斷淪為對錯二元論,而是去驅動一種鬆動的可能,至於方法,始終都可以調整。也許我們應該做的,就是找出更好的做法給他們當作參考。

到最後集遊法會不會改,也許不是最重要的事,
而是這件事到底能不能成為一個號稱民主國家的真正關於公共性的問題吧。


1106行動官網
------------------
土撥鼠00 -電影眼
關於1106靜坐行動 -阿爾發城的雷米
抗爭不會結束 -ZUPIG
11072008記圍城 -frq

2 comment:

Qin 提到...

水~!借來連結一下

jmd 提到...

感謝捧場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