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樓筆記

洗完最後一個碗, 放到碗架上, 搓完最後一條抹布, 把流理台擦乾淨
關碗櫥燈, 回房間

這是我新工作之一
在板橋求學十年學後 (嚴格說起來是九年多點)
回家

退了板橋的宿舍後, 我算是正式搬遷回家, 成為我們家的新住戶
這麼說似乎有點奇怪, 但事實上確實如此
過去十年回家似乎都像渡假, 住個三五天算很多了,住久反而不習慣
不過這次情況有點不同,像是一個新的長期計劃
回家住意味了某個階段的結束,或是開始
由於在最後的幾年, 讀書與不讀書的界限逐漸模糊
我不是真的分辨的出來, 究竟是階段與階段之間有縫隙
還是以我們看不見的方式交織在一起
而我又處在什麼地方?

頂著一個學生的頭銜在外面跑
常常你也說不上來究竟好處多點還麻煩多點
凡事有學生票拿自然是再好不過
而你付出的代價的是, 別人看你的眼神中, 明明白白寫著:死學生

在一些場合,免不了有人好心提醒我出社會的心酸與痛苦
他們想告訴我當學生是一件多麼單純又有福氣的事情
好聽點的, 要我感恩, 難聽點的, 說我浪費納稅人的錢
熱嘲冷諷聽太多了也只好逐漸地麻木
一直到了寫論文的階段, 才真的有一種"這一切到底何時會結束"的感覺

現在算是結束了, 暫時
我應該要渡個假才對
只是, 在我回過神來同時,
積欠的工作與想做的工作已經完美地混搭在一起
毫無芥蒂地攜手進駐行事曆上
比起論文的壓力, 這種沒盡沒頭的事務讓我有種不知身處何方的錯覺
寫論文的人總愛說自己在地獄裡受難
但最起碼, 待在地獄唯一的好處是一切都非常單純
回到人間, 這個好處就像是童話故事, 遙不可及的假期, 積欠債務破表, 生活像鬼神一樣等著你, 其實我應該在B1的會客室多待一會的

****************

很久沒寫部落格, 有種說不上來的生疏
之前因為忙
後來則是每次打開了部落格, 坐了老半天
就是決定不寫了什麼

寫什麼這種事好像越來越是分不清私人與公眾的問題
很久沒寫, 居然會有人問你怎麼不更新
由於實在很難考慮自己想寫與給別人看的那些囉嗦的關係
於是我想, 就從我洗完碗寫起好了